辣哭酱

对美女没有抵抗力。

【白纸】广告后遗症

*不上升真人*



季节交替的时候,白敬亭很不幸得了流感。


助理看着喷嚏一个接一个的boss,不忍心他继续带病工作:“白哥,要不这两天你先休息休息吧,工作室这边就别来回跑了,在家安心养病……”


头昏脑胀。隐约只听到了断断续续的几个字,白敬亭自己也觉得这样下去不太行。对助理摆摆手,“行吧,那我先回了。”转身便走。


“白哥,你等等,我送你!”


“啊啾!”他摇摇头,“用不着,我自己当遛弯儿走回去就行。”工作室离他家不是很远。


助理思索了一下,点点头。继续自己手上的工作。




白敬亭全副武装走在街上。尽管口罩把鼻子闷得更不好受;墨镜夹得头疼,太阳穴一直突突突地跳。但是演员的生活,就是得这么朴实无华且枯燥。


路过商场,显示屏上的一个广告勾起了白敬亭的注意。




“呵……呵呵呵呵呵!”这个心比得一点都不好看!还有什么咩咩phone……名字难听死了!


笑够了,白敬亭抽了抽鼻子,心里有点不太好受。顺手摸出电话,给郑合惠子发了条消息。


白敬亭:『你手机什么牌子的?』


郑合惠子:『?』


白敬亭:『。』


郑合惠子:『oppo,最近广告微电影正在播,要用代言产品的呀!』


白敬亭:『打了广告就要用吗?』


郑合惠子:『嗯哼~这是对消费者的尊重嘛!』


“我懂了。”这次发送的是语音。因为生病而参杂了少许鼻音,反而让他的话多了几分撩人的味道。


郑合惠子:『痴呆.JPG』


郑合惠子:『你懂啥?我咋啥都没懂?』


郑合惠子:『喵喵喵?』


郑合惠子:『还在不?』


……




她不知道,突然来劲儿的某人关了手机就拖着病弱的身躯跑到了佐卡伊买戒指。


没办法啊!她说打了广告就得用。他不给她买戒指,万一被别人送了怎么办?她要是戴别人送的戒指他干脆从八楼跳出去死外边得了……


“先生您好,请问您要看点什么?”


“钻戒。”


“求婚用的?”


“算是吧。”


“对尺寸有什么要求吗?”


“比oppo R9还大的那种!”


“……”这位先生是来砸场子的吧?一定是的吧?




【台丽】等人





熬汤的孟婆熟练的给过往的游魂灌下一碗汤,再把人往后一推,投胎就这么简单的完成了。


没法子,这年头乱,鬼比人多,还有刚上去就又下来的。地府就这么大点儿,手速再不快点儿,魂魄可就把地府挤爆了。


提着头的大汉排在队尾。他操着一口方言,喊话前面快点,他还要上去干狗日的小日本儿。


被推搡急了的老太太回过头指着他鼻子骂,你小子嘞,急着打仗也莫要往前蹭好吧?老太太我布鞋都要被你踩掉了。


大汉熄了火,手捧着头左右晃,打量到桥上有个身穿军装的姑娘。她背对着他,站在奈何桥边似乎在等待着什么。


“妹子,你在等啥啊?再不过来排队,等会儿人都站满了,你要投胎得等到猴年马月去!”


姑娘听见动静回过头,露出一张白净、妩媚的脸。


“大哥,谢谢你。我在等我的……战友。不急着排队。”声音也是柔柔的,像川谷里叮叮咚咚的小溪流。


那老太太本被身后汉子的大嗓门儿吵得眉头紧皱,但是这会儿,也忍不住跟着问:“丫头,你说你在等战友?也是个女孩儿吗?等会儿也下来?”


“他是男人,我……我也不知道他会不会来。”交谈中,撑船的渡夫又运了一船人进来。姑娘回过头,伸长脖子去望。


可惜不是她等的人,她又松懈下来。


“这世道乱啊,这么瘦弱的小姑娘,也被逼得抗枪杆子。”老太太感慨了一句。


“都怪那些侵略者!没有他们,我们中国人活的好好的,他们一来,就全乱套了!”被他们的交谈吸引,一个学生模样的女孩参与进来。


“还有那些有娘生没娘养的走狗汉奸!”大汉怒气升腾,断头的颈子汩汩的溢出鲜血,顺着他的身子向下蔓延,浸湿了桥,最后流入奈河。


氛围高涨,排队的人七嘴八舌地讨论起了打仗。


喧哗声吵得孟婆头疼,她把汤桶里的勺子抽出来,把桶子敲得邦邦响,“再吵就进畜牲道!”


人群一下子又安静下来。


断头大汉是个闲不住的,嘴巴刚闭上没一会儿,又忍不住悄悄问那姑娘:“妹子,你要等到什么时候啊?等了这么久他也没下来,兴许是活下来了呢?”


旁人没他胆子大,不敢出声,只竖着耳朵听。


“教官说过,我们是搭档。同生共死!我得等他,不然他下来该找不到我了。”


“哎呀,妹子!”大汉一拍大腿,“你是不是死的时候摔了头傻了,那教官说你俩同生共死,你那搭档同意了吗?人家要是不死,你等他不是白白浪费时间嘛!”


对嘛!对嘛!周围人不敢说话,却是一个两个跟着点起了头。


姑娘倔强地开口:“他说过的,我是他的半条命!”


“妹子,你是不是喜欢你那战友啊?”大汉于心不忍,却又接着说:“他还有半条命,你可是连人带心都没了啊!”


姑娘还在沉默,孟婆倒是放下了手里的汤勺。捧着碗汤,朝队尾走来。


大汉心里一咯噔,「怕不是嫌弃俺说话,要把俺给扔进畜牲道!」


还没等他跪下求孟婆娘娘饶他一命,他就看见孟婆走到那姑娘面前。


“你来的早,这一碗该是你的。”


身后,奈河里渡夫划船的声音在于曼丽的脑袋里泛起波澜。她强忍住了回头看的冲动,接过孟婆递过来的汤。


“您知道我等了多久?”


“三天。”


“那是挺久了。对了,您的汤闻起来不错,这些天在这站着,我其实一直都想尝尝的……”


孟婆说:“这是遗忘的味道。”


“一定能把痛苦都忘的一干二净吧?”


孟婆点点头。


“很有诱惑力!”姑娘捧着碗,凑下去闻了闻,然后陶醉地眯了眼。“可是……我更想等下去!”因为我答应过明台,我愿意跟他去任何地方,哪怕是地狱也可以,就算前方是万丈深渊,明台让我跳下去,我也会跳下去等他!所以,我要留在这,我一定要等到他!


碗里的汤开始翻涌,像是沸腾的水。


孟婆说:“如果你等的人不想你再等下去呢?”


来来回回引渡的船夫不知何时停下来。他从袖子里掏出一只纸船,船桨一扬,水流送着纸船来到于曼丽的面前。


纸船上的字是明台的。


孟婆的声音在耳边幽幽传来:“有执念的亡魂会停在奈何桥边无法转世。他猜你过不了桥,所以折了几百只纸船为你引渡。”


几百只啊……真是难为他了。衣服袜子都懒得洗的大少爷,窝在房间里,像个姑娘一样玩折纸。对,他还得藏着一堆纸船,在夜深人静的时候,寻条河去放纸船。说不定还会一边放一边擦眼泪……想到这副场景,她“噗嗤”笑出声。


放弃等待,会很难。但是听明台的话,很简单。


“那我走啦!”她朝跟她搭过话的大汉、老太太、女学生……一一鞠躬。其他亡魂,也由衷的替她喜悦。


“说不定投胎后,咱们一起抗日,把那些想来中国占便宜,分土地的小鬼子都赶走。大家还能见面呢!”大汉抹着眼泪,说道。


其他亡魂跟着憧憬起来。喧哗声越来越大,于曼丽微笑着对孟婆说了声谢谢,然后捧起碗。


连阴曹地府都可以这么温暖,她便不再担忧往生之行了。






最后,饮下孟婆汤之前,于曼丽想:兴许她还会遇见明台,兴许那个时候天下已经太平了,兴许他们会拍一张更好看的结婚照……





——————


突然想起那个让人醉心的姑娘,

所以激情短打了一通。

2020年了,我依然超爱台丽♥️



Q:如何一句话引发一场争吵?

抄袭又怎么样?好看不就行了?



(我艹你🐴抄袭biss,我喜欢的东西被抄了我他妈就是要骂骂骂!没错我说的就是仙王的日常狗屎之作!汉化齐神真他妈丢人!)

【末路】不欲生


有私设,ooc我的


小短篇一发完,结局be


第一次写be,文笔不太行,请多多担待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
叛军临城。


颜末一身青色宫裙,比这凤阳宫里的丫鬟还要素。她坐在院子的秋千上,呆呆望着不远处的烽烟。


“殿下,情势急迫,臣请命护您出城。”陆之昂身着坚硬的铠甲,进门便朝她行了个礼。


“陆护卫怎么在这儿?我父皇呢?”陆之昂应是她父皇的侍卫。自己宫里传话的丫头都逃了,难为他还不忘朝自己这个亡国的公主行礼。


“是陛下让臣送您离开的。”


突然起风了,这风很大,把宫里的丧钟吹响了。这风也很冷,冷得颜末牙齿打颤。“父皇他是不是……殉国了?”


陆之昂避而不谈,只一遍遍的重复:“臣请命护公主出城!”院子外的侍卫队紧跟着高呼:“请公主出城!”


陆之昂不知何时抬起了头,在一声声请命中,他眼睛红了,压着嗓子说:“颜末,走吧,求你!”你不能留在这,你不知道叛军会用什么手段去对待一个亡国公主,我不能看着你受辱,更怕看着你殉国。国君为社稷自刎,叛军想定民心,必然会让你——皇室唯一的公主低头示弱。所以走吧,我可以做国家存亡之际逃跑的懦夫,只要你能活下来!所以……求你,跟我走啊!


看着陆之昂的眼睛,颜末突然不冷了。她扶起他,就像原来那个无忧无虑的小公主扯着他的官服袖子:“陆护卫,全皇宫就你武功最高,长的最俊,你带我出宫玩好不好?”


只是这次她眼眶里含着些亮晶晶的东西,撑起一个破碎的笑:“好啊,你带我出宫。”


颜帝向来宠爱颜末公主,就连未雨绸缪时建的密道都不忘带上凤阳宫。


颜末让陆之昂把外面那些侍卫都带进来,然后进屋挪开角落的盆栽,取出长柄铜钥匙。


这钥匙是七岁那年生辰,父皇夹在一本贺词里送给她的。别人的贺词哪个不是文采斐然的诗句?不是“袅娜少女羞,岁月无忧愁”也是“芸芸众神赞,飘飘仙子舞。”


也只有她父皇把“祝末末万事如意平安吉祥。”手抄了整整一厚本。




“公主!”


陆之昂的声音打破了颜末的回忆,她回过神,把自己床下的一块活砖拿开,钥匙插入旋转。床榻活动,一道半人高的暗门就出现了。


陆之昂点了火折子,想先进去为颜末探路。颜末拦下他,“密道错综复杂,你走在前,怕是会迷路。”


然后她接下另一个护卫递上来的火折子。


“我认路,我先进,陆侍卫在我身后护着我,好吗?”


她的话有理有据,陆之昂岂有不从。





密道里着实是黑,火折子昏黄的光也是无济于事,多少次,她爬累了动作大了些,差点撞了头,都会被一只附有薄茧的大手护住。


垂眸掩下不该有的心思,颜末开口问他:“出了城,我们去哪?”


身后令人心安的低沉声音响起:“去大理吧,那里有花有蝴蝶谷,都是你喜欢的。”


“嗯!”颜末重重的点了下头。


然后她停住了。


“到了吗?”陆之昂问她。


“到了。”颜末想对他微笑,但是暗道太窄,责任太重。


她回不了头了。


抽出钥匙打开这道锁。光亮投进来,陆之昂最后看见的颜末,是万丈光芒前俯着身子的瘦小影子。


颜末爬出去,迅速把门关上了。锁扣转动,把里面的人牢牢关住。


“刚才最后一个岔路,向左才是出口。你们都是大晏的好男儿,所以一定要活下去!去大理吧,去找个好姑娘,该成亲成亲,该生子生子……该忘记的就忘了罢。”到底存了私心,最后一句话只说给他听。


而后,颜末不顾那道门后陆之昂那一声声撕心裂肺的“颜末!不要!”。坚定了信念,起身朝金銮殿外走去。




她要去陪颜大壮。



五岁,在金銮殿指着天教她认北斗星的颜大壮;


七岁,生辰宴,送她手抄贺词的颜大壮;


八岁,她贪玩从树上跳下来伤了腿,在太医面前心疼哭了的颜大壮;


十岁,偷偷带她出宫,装作平凡人家父女的颜大壮;


十二岁,邻国皇子前来求娶她,气的砸了花瓶,还把人家皇子给赶出去了的颜大壮;


十六岁,虽然心不甘情不愿,但是为了她开心,所以黑着脸为她和陆之昂指婚的颜大壮;


还有现在,城墙下的那具以身殉国的尸体。




“爹,我是你的女儿,你凭什么以为我会坦然的面对国破家亡,没心没肺的苟活下去?”


……


捐躯赴国难,视死忽如归。





坠落之际,颜末脑海里闪过陆之昂的脸。


『之昂,下辈子,我们再来过——』









【陆舞】填海造陆来爱你(十一)

有私设


ooc我的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“把她给我清理掉。”这话说的含蓄又狠毒,最重要的是一点也不像是会从王舞口中说出来的话。


“师父,开什么玩笑,她是小玲儿!”王陆难以置信地说。


“那又如何?要么你动手,要么我自己来。”说这话时,她眸子蒙着一层幽黑的雾气,看上去凉飕飕的瘆人。


王舞这次是玩真的!


察觉到她话里的认真,王陆硬着头皮说道:“怎么能让师父操劳,还是我来吧!”他握住坤山剑,迈着艰难的步伐朝风玲走过去。


快跑!


视线对上风玲,无声地说完这两个字后,王陆手里的剑紧接着往风玲身上非要害之处刺去。


风玲愣了一下,回过神却只是躲他的剑,感觉像是没看懂他的口型。


“老板娘!你傻啊?快跑!”咬牙切齿地小声吐出几个字。


“我走了你怎么办?”风玲小声地回道。


“你还管那么多?我有办法,你快走!”


“好………好吧!”风玲欲言又止,转身便逃。


一道黑气从风玲的背后飞速射出,瞬间穿透她的心脏。“噗——”风玲吐出一口血,软绵绵的倒下了。


“老板娘!”那一刻,看着亦师亦友的人死在自己面前,王陆的脸骤然苍白了许多。


接下来,他听到师父用从未有过的无情的声音从背后传来:“看你磨磨唧唧的下不去手,当师父的自然要帮你杀。还有,小陆儿下次要记住,师父的耳朵并不聋。”


“王舞……”王陆装不下去了,情绪在这一刻宣泄出来:“你怎么会变成这样?你入魔了没关系,我陪你入魔,咱们一起离开灵剑山;你想杀人,我去给你找恶人让你杀;你想放火,我赚钱买城,给你烧着玩儿……你想做什么我都可以陪你,可是你为什么要杀风玲?她是你的朋友!”


“呵……呵呵呵呵呵呵……”王舞被他的话逗得眼泪都笑出来了。“成魔后,还要什么朋友?只有弱者才需要朋友。名门正道灭妖魔,还不是要聚集一堆小喽啰。可你见哪个成了气候的妖魔会跟垃圾为伍?”


王陆语塞,他想起之前围剿妖王,的确各大门派都派了人一同前去。一时之间,竟然想不到该怎么反驳她。


王舞见他不语,又冷冷的说道:“我王舞现在不需要垃圾做朋友。”


远处趴在地上装死的风玲在心里高呼:


『垃圾就垃圾吧,但是能不能快点演完啊!装死要保持一个姿势长时间不动,超累的好不好!』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回到一刻钟前,风玲和王舞击掌为誓。


“赌什么?”


“赌如果成魔的人是你,王陆会怎么选。”


……



【陆舞】无相峰谈恋爱日常


续写王舞被欧阳商打晕后刚醒来的时刻


有私设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王舞此刻是清醒的,但她却不想睁眼。她能感知到床边有双眼睛在注视着自己,那道目光里含着心疼和悲悯以及难以言说的爱意。


醒来的话,该如何面对这双眼睛呢?


刚刚她才知晓等了百年的人再也回不来,养了几年的小徒弟对她暗生情愫。王舞此刻的心情只能用无措二字来诉说。


只是这昏睡再装下去就要暴露了,王陆又不是傻瓜。静了静心神,戏要演全套,她长睫轻颤,从昏迷到清醒的迷茫尽显在于眼底。


“师父,你终于醒了,你没事吧?”


“我……没事啊,我怎么会在这里?我不是该在军皇山吗?啊……那个该死的海天阔,是不是他对我做了什么……”


嘴上絮絮叨叨地说着没事,但是对上王陆的眼睛,一股突然袭来的委屈把王舞的眼泪逼到眼眶。她怕泪滑落便不敢再眨眼,只撑着眼皮傻乎乎地瞪大眼睛。


他看破了她的谎言,却不计前嫌的抚上她的头,轻轻揉了两把,说道:“聚散皆是天命,你不要太难过。”


王舞沉默了片刻,问他:“如果天命要你离开我,你也会走吗?”忍了半天的泪终究落下。


“我不知道。”王陆摇摇头,“但是,如果我是欧阳商,面对当年的境遇……我会选择和他一样的做法。”


她冷冷的手被王陆小心翼翼地塞进怀里捂着,床尾同样冰凉的脚丫不自觉的蹭了蹭床。


“天下如果没了,你也会不复存在。我护天下绝不是为苍生,苍生与我何干?我只是想保护你。”他难得这么认真。


王陆的一番话让王舞想起每一次她遇险时,他苍白的近乎毫无血色的脸。


“说过了不要拿糊弄小姑娘的话来哄我。”


不去接她的话,王陆感觉怀里她的手已经温热了,便问道“想打麻将吗?”


“麻将?哪里有麻将?”王舞立马振作起精神。


“走啦,我提前叫了叫小玲儿他们去后院摆好桌了。”


“不行……走不了……”王舞嘟着嘴一脸委屈。


“哪里受伤了吗?我看看。”说着便伸手想掀她身上的被子。


“没有没有!”边说边拍开他的手。


“你不要逞强!让我看看。”


“不是啦!只是你刚刚只给我捂了手……人家想要什么,你懂的哦~”不正经的朝王陆抛了个媚眼,还风骚地咬了咬下唇。


想起她日常光着大白腿瞎晃悠,今天跟人打架又失血过多,确实会冷。


王陆好脾气的把她的腿抱在怀里,顺便帮她搓腿发热。


“没想到你都快两百岁高龄了,皮肤倒是不错哦,很滑嘛。”


“孽徒!你要对人家做什么?不要、不要再往上摸了!”明明王陆只是正经揉腿,王舞却戏精发作,一副贞洁烈妇的样子。


看她这样,真是又好气又好笑。“不要惹我!麻将不想打了?”


“好的,我端庄。”为了打麻将,王舞像个刚上学堂的乖宝宝一样端坐着。


刚暖和过来,王舞就急着跑去打麻将。“不行,你加条裤子才能去玩!”王陆拦住她。


王舞不想穿什么裤子。她眼睛骨碌一转,跳到王陆身上,搂住他的脖子,对着他的唇啄了一口,“这是揉腿的小费!”说罢,松开手就往后院跑。


只留王陆留在原地,摸着唇傻怔了好久……


“小费感觉还不错哦……不对,妈的,王舞!你没穿裤子!”


操心的“孽徒”气急败坏,又突然笑了。总归知道她在后院,总归能抓到她,总归他和她的日子还长得很。


所以,总归会在一起的,对吧?




今天也是kdl的一天!

5566szd!!!

(不上升真人)

【颜值】她的小尾巴(四)


有私设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“相看两不厌,唯有敬亭山……”


手机铃声解救了颜末,她红着脸从陆之昂的怀里挣脱出来,急匆匆跑到客厅里接听来自颜大壮的每日问候。


“末末,你什……”话还没说上一句就被打断。


“喂!你不要在给我打这些没用的电话了!除非你妥协,不然我是不会原谅你的!”气颜大壮不帮傅小司,颜末的语气很冲。


“小祖宗,你一个人在外边住我怎么放心的下啊?”


“你爱放心的下不放心的下。反正,我是不会回去的!”


“末末你回来咱们好好商量嘛!你弟弟也很想你的。”


“没!得!商!量!”


“我这个月给你买八个包包还不行吗?”


“八个包也不行!我只接受我想要的答案!挂了!”


挂断电话,一回头,陆之昂的脸近在咫尺。“语气这么不客气,男朋友?”那双红眼睛直直地看着她。


听到这话,颜末突然觉得心很累。自己怎么就喜欢上这么个二傻子了呢?天天在他面前晃悠,她多喜欢他已经表现的那么明显了,他竟然还认为自己有男朋友!难不成在他心里,自己就是有了男朋友还硬要跑到异性朋友家赖着不走的人吗?


“这几天打扰你了,我现在就上去收拾东西离开。”不想理他,还不如收拾收拾去酒店住。


一只温热的手却握住她的手腕,“别。”


颜末回过头疑惑地看着陆之昂,不是他当初说只能在他家住三天吗?现在要走,他干嘛阻拦?


“嗯……内个……你的兔子病好差不多了,现在我这么严重,你不该照顾我吗?对……我这个样子连出去买菜都不行,你得帮我!”陆之昂吞吞吐吐。


哦……原来是因为这个啊。颜末撇撇嘴,瞅了他一眼,从没见过陆之昂头顶兔耳的样子,滑稽中还有点呆萌,看一眼还有点心动,颜末甩开手,错开他的眼神:“知道啦!不走了。”


“那咱们收拾收拾吃饭吧!”谄媚的笑出一脸褶子。


“吃什么吃,今天吃完那一桌子素菜,咱俩明天就会被抓去做麻辣兔头!”


陆之昂悻悻地吐出一个字:“哦……”


颜末瞪了他一眼,从他身上扯下围裙,边往自己身上穿戴边向厨房走去。虽然她厨艺不精,但是简单的煎蛋火腿还是会的。




留在客厅的陆之昂眉眼低垂,用任何人都听不见的低声说道“不是说了喜欢我吗?”所以干嘛跟别的男人说话那么亲密……


即便是当初喜欢立夏,对傅小司的醋意也不如今日的浓。越想越酸,陆之昂木着脸给公司那边打了个请假电话,坐在沙发上吃闷醋。


大清早的光线很足,颜末探出头喊他帮忙端盘子的时候,阳光正好投在她身上,身上是小熊围裙,马尾绑的低低的,那股子贤惠的味道让陆之昂瞬间回忆起他的母亲。


陆之昂知道,如果不好好把握时机,会错过爱人的机会。他没能陪母亲走完最后的路,也没能从傅小司手中抢过立夏,所以这一次……面对颜末,难道也要傲娇的不说喜欢,拖到她喜欢上别人的那一天吗?


他这边走神儿,颜末都等的不耐烦了,“诶!你到底还要不要吃饭了!”


想开了的陆之昂大步走过来,把她整个人拥在怀里。颜末这么被她搂着,两只手无措的不知该往哪放,“你、你搞什么啊?”听到她的话,陆之昂搂住她的胳膊紧了紧,像旱地拔葱一样把她抱起来。


对上颜末惊讶的眼神,陆之昂极其认真又讨打地说道:“太矮了。”


紧接着一个略带压迫性的吻贴上了颜末的嘴角,这个吻研磨着覆盖了整个唇。酥酥麻麻的感觉让颜末不自觉的闭上眼睛。


唔……原来他刚才的话只说了一半。其实那句话,应该是:


“太矮了,不方便我亲。”








钉钉真好看啊!

投敌了投敌了!




(反正我们网课用腾讯会议狗头)

Q:最喜欢的愿意反复刷的电影是什么?

怦然心动,反复看了好多次,但是每一次看都特别认真。